Stella_Cornelius_

星月(真部長/Credence)吸血鬼/狼人AU ~序

桃愛:

警告


*主要真部長/Credence (吸血鬼/狼人AU)


*次要傑瑞(Fright night柯林角色)/Credence


*ABO設定


*以下正文


他沒想過自己會做這種事,帕希瓦爾以為再也沒有認何事物能引起他的興趣。他的心彷佛從那一天就已經死了,然後他笑了,他是死了。


當他完成和惡魔的交易,拖著因為排斥反應而灼燒疼痛的身體回到城裡,站在窗邊,看著床榻上已全然失去血色的愛人——


他的心便停了,停在那一刻,在也不為誰而跳動。


一、兩個世紀,或著更久。他見證了數個政朝的瓦結,也看透人性本質的貪婪,他捨棄了貴族的頭銜,把老宅遷到森林的最深處,凡人無法到達也找不到的禁地,帶著一批忠心古老的家僕,從此藏匿。


輝煌的姓氏被時間的洪流淹沒,貴族間不再記得曾經身為爵位的葛雷夫斯,只知道有個財力雄厚異常神祕的商人,他底下總有品質優良的各式珍貴花草,包含救命的或是讓人成癮又致命的。


他的作風始終低調,仍難掩血統內的貴族氣質。俐落後梳的黑髮,濃眉和銳利的眼神,男人全身都散發出強大的氣場,也許這和他是個Alpha有關。


而帕希瓦爾顯然是個充滿魅力的Alpha,卻一直沒有標記的Omega,理所當然就成了最炙手可熱的對像。


男人坐在椅子上,他面前站著今天早上打獵時帶回來的小狼,一開始他還沒有發現,只注意到對方全身赤裸又蒼白的身體,以及被槍彈擦過的腿腹,艷紅的血液爬滿那條過於纖細柔嫩的小腿,彷彿一個用力就可以折斷似的。


對方被獵狗包圍狼狽的從草叢間滾出來,跌在他的面前,一雙無辜的眼睛盈滿淚水充滿恐懼,也是這麼一瞬間,熟悉的感覺竄上心頭。帕希瓦爾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這雙漂亮的眼睛,晶瑩透徹染滿了水氣,片段的畫面快閃而過,有樹林、陽光還有潺潺小溪,他只記得那是春天,樹上有來不及化完的積雪,空氣中是潮濕清新的味道,像淋過雨的草地,陽光這麼明媚耀眼,灑在身上的感覺暖暖的令人放鬆。


他依然想不起,依然只有這些片段的記憶,


卻無法忽略對方眸子閃爍的光影,像一片星辰。


他做了自己都訝異的事,他把這個男孩帶回宅邸,一直到管家幫對方洗去身上的血漬也處理好傷口,帕希瓦爾才發現自己撿了一隻狼人回家,還是隻年幼的小狼。


男孩穿著白色的紗質睡衣,有些透明的材質難以遮掩他的身體,輪廓便顯得若隱若現,襯出胸前的粉紅色小點。衣服罩在這副纖弱的身子上,衣擺只蓋到膝蓋的上方,露出白晰的雙腿、漂亮的腳踝,還有一節染著斑斑血跡的繃帶。


狼身上通常有股很重的氣味,吸血鬼不喜歡的那種,但眼前這個站不穩的男孩卻沒有那種惱人的味道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奶味,彷佛鮮奶濃醇的香氣,又像和了楓糖的奶油甜美綿密。


那股味道越發濃厚,弄得帕希瓦爾有些暈眩,他忍不住想像男孩蒼白皮膚下的血管,流淌在他身體裡的紅色液體,是否也像聞起來這般誘人可口。他不太記得上一次進食是什麼時後了,但不可能太久,至少隔個幾天就有一次,這是帕希瓦爾養成的習慣,用來確保他不會失控,不會臣服體內噬血的渴望。


可現在,他卻異常專注在男孩蒼白骨感的頸邊,他甚至能看見底下流動的血液,腥甜的、溫熱的。


「噢!我老遠就聞到了」那聲音把帕希瓦爾拉回現實。窗前,布縵旁,不知何時依了一個男人,他一頭篷鬆的黑髮,凌亂的撥在腦後,胸前的藍色襯衫也只隨意的扣上幾個,露出了精實卻蒼白的胸口「甜美的omega,還是隻沒發情過的小狗」


男孩瑟瑟發抖,似乎無法站穩,縮著身體跪座在地上。


帕希瓦爾瞇起眼,他已經好一陣子沒有看到這個不速之客「我以為你死了,傑瑞」


「Percy,我怎麼忍心放你一人孤獨的在這,畢竟也只有我能陪你渡過這漫長歲月」男人的笑意更濃了,但依然沒將眼神從男孩身上移開。他不友善的打量讓男孩緊張又恐懼,抖著身體把自己縮在牆角。


帕希瓦爾沒有回話,但他很快招手喚來管家,讓他把男孩帶到房裡去。


「你嚐過omega的滋味嗎?Beta比不上的」他一直迪盯著男孩白嫩的小腿,直到那抹瘦弱的身子消失在轉角,傑瑞才聳聳肩,轉而低頭把玩手裡的戒指「連血液都像古老的藏酒,該死的誘人」


「我沒有邀請你」


這間宅子裡確實沒有任何一個omega,所有的家僕全都是beta,就連管家固定幫他找來的對像也只能是beta。不為什麼,為的就是不讓任何人有懷上他孩子的可能。


「沒有,但我總有辦法」傑瑞不以為意,他修長的手指搔了搔眉間,繼續把話題帶回男孩的身上「你不要的話把他給我,我能好好疼愛他」


「他是個omega,不用我提醒你也該記得規矩」


傑瑞又笑了,好像帕希瓦爾講的是個笑話,而不是警告「你還是不瞭解我,Percy 」他的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弧度「我有很多方法讓omega生不出孩子」


這倒是一瞬間提醒了帕希瓦爾,傑瑞是個喪心病狂的傢伙,批著英俊挺拔的外貌,溫柔的講著扭曲人心的言語,骨子裡藏了深淵來的惡魔。那種笑乍看之下無害,實質令人猜不透的毛骨聳然。


而他也相信過,相信惡魔能救回自己垂死的愛人,卻換來最惡毒的詛咒,他只得永世藏匿,用他曾經當作生命的榮譽作為代價,他甚至無法死去。


「滾出去」他說,猛一伸手往暗處抓去,他的手心像是抓到了什麼,那團黑色的東西在他手裡尖叫著掙扎。


窗旁的男人終於卸去笑容,他的尖牙示威似的露出嘴角,惡狠狠的瞪著帕希瓦爾「你知道我的能耐,帕希瓦爾」


帕希瓦爾沒有回話,只是用力收緊手心,那團東西被捏個粉碎,隨著傑瑞兇狠的吼叫,兩者便消散在空氣裡。


宅邸又恢復了安靜,老管家這才輕聲的上前詢問「老爺,那位客人..」


「讓他在這養好傷,現在出去傑瑞一定不會放過他的」帕希瓦爾抹了抹手裡的粉塵。


「但是..」


「傷好了就讓他走」男人擺手,逕自坐回椅子上,翻著桌上的書籍,不在回話。


老管家只得噤聲,恭敬的應了是,退出書房時順代關上房門。


帕希瓦爾才從書裡抬起眼,他滿腦是男孩淚眼盈眶的眸,他確信在那看過,卻始終想不起來。


xx


男孩在葛雷夫斯家的花園裡,對方的事業以種養稀有珍貴的花草聞名,他在森林裡的宅邸有地形上的優勢,整片林子都隱藏在凡人無法到達的地方,


自然培育的起各類花草,也不會被偷取或破壞。


他趴在綠色的草地上,微風從林子中吹來,帶著些許花香,太陽已經快被山谷吞沒,染紅了遠方的一片雲彩。男孩又翻過身露出肚子,用背蹭著柔軟的草皮,鼻腔發出了軟軟的嘆息。


他透著夕陽的餘暉看著自己得手心,還有潔白修長的手指,沒有了利爪的感覺讓他有些不安心,這是他第一次變成人形。在狼群裡omega的他本來就是屬於低階的狼,加上他一直沒什麼天分,領導的母狼都說他是低賤的孩子,成不了人形、骯髒的雜種,這都更讓他顯得孤立又格格不入。


所以在他無意間聽到葛雷夫斯消息的那天,他決定離開狼群前往這座傳說中的森林,顯然狼群並不在意他的脫離,自然不會有人追捕他,


經過好幾個月的尋找,他終於在某處看見馬背上的男人。


歲月在帕希瓦爾的身上留下痕跡,顯然已是壯年之際,在不是印象中的昔日幼孩,但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,他尋覓幾百年的那人。


可他的味道一下就被獵狗捕獲,讓他在森林裡恐懼的亂竄,子彈劃過小腿,鮮血染紅周圍的樹林,然後他的身體終於起了變化,再跌出草叢的那瞬間化成人形。


「你叫什麼名子」


男孩在自己的回憶裡失神,完全沒注意到帕希瓦爾的靠近,他瞬間緊張的翻過身,縮著身體警戒的看著男人。


「你看起來剛成人形不久」帕希瓦爾顯然對男孩一副繃緊神經的樣子不以為意,他審視的眼神掃過對方的小腿,經過幾天的照顧,那兒已是一片完好,再不見當初怵目驚心的傷痕「會說話嗎?」


男孩是一愣,他眨了眨無辜的眼,才緩緩開口「克里..登斯」他的聲音沙啞又微弱,男孩紅潤的張了好一會,才吃力的又說一次「克里登斯」


「克里登斯,你的狼群呢?你還很年輕,不可能是獨自生活」


男孩沒有回話,只是站在那兒無措的揪著衣襬,他確實不可能獨自生活,儘管克里登斯已經活了兩百年以上,在狼人的壽命下也只算是個孩子而已。而他顯然有些焦慮,克里登斯發現帕希瓦爾並不認得他,而且很明顯的不打算讓他留在這裡。


「我沒有狼群..」


男孩垂下頭,他漂亮濃密的睫毛跟著下垂,帕希瓦爾覺得自己陷入了兩難,他是不該留著這隻小狼,但他也不想把男孩丟在森林裡,傑瑞不會放過任何可以娛樂自己的機會,而他的手段總是這麼凶殘駭人,也許這男孩得再留一陣子,等傑瑞的興致過了「你可以再待一陣子,但不能太久」帕希瓦爾做了第二件讓自己訝異的事,他把這當作惻隱之心,然後訝異自己竟還保有部分像人的心性。


「您、您不認得我了..?」


男人轉身打算進屋裡,克里登斯才忍不住問出心中的疑惑,帕希瓦爾定了腳步卻沒有回頭「我想我們並不認識,孩子」他說,然後留下男孩一人。


克里登斯站在原地,他的心被掏了空,在入夜的花園中,在一片星辰之下。


~待


Credence小時候和部長相遇過,那也是在部長很小的時候的事了(大概一兩百年前),這裡設定部長外貌40歲(吸血鬼的永生設定),Credence17歲左右(狼人壽命很長的設定)


先補充這樣,有想到再補上


這篇想要七章左右完結,希望喜歡~


因為是ABO設定,會有強X梗、生子梗、發X梗,沒有吃過omega的部長設定好萌啊!讓他嘗過一次就上引(欸


希望別被我雷到啊!

江山美人金玉缘第二十二章。中计(2)

夙夜一刀:

刚发就被和,算了大家戳微博好了


新浪微博ID魏景袭kinsey


地址如下:
http://m.weibo.cn/5667547255/3878427972624056?sourceType=sms&from=1054095010&wm=9006_2001